浏览器搜索《明末小进士35d1》,或者《明末小进士三五第一》,就可以看到明末小进士最新章节。    袁方对眼前的这几个人进行了详细的询问,同时给他们松了绑。从这几个人的口中得知,这座矿还是很有开发前景的,铁矿的储量虽然不大,但却是一个富矿。

    他又询问了有关销售方面的渠道,据这几个人反映,之前孙得功把铁矿通过海运偷偷卖给鞑子。

    他听到这里怒气填胸,“噌”地一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,那几个人以为他要杀人,吓得连连倒退。

    他一剑刺在支撑大帐的立柱上面,口中骂道:“这个民族败类,如若被我所获,定将其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方把孙得功遗漏私矿的情况上报给了王在晋,并且表示自己愿意把这座铁矿买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两天,王在晋派人给袁方送来回信,来人还带了一千两银子给他。王在晋的来信说:关于孙得功私矿的问题必须上奏皇上,得到皇上批复之后才能答复袁方;而一千两银子是王在晋赏给袁方的因为哈剌慎部的归顺,袁方是首功之人。

    袁方看完信耸耸肩,从来人的手里接过了一千两银子的会票,他本不想领这份功劳的,说他是首功之人还真是有点牵强,现在王在晋把银子都送到面前来,他只能笑纳了。

    安排哈剌慎部不是袁方的事,所以他没有去操心哈剌慎部的去向,而是一心在前屯卫练兵。

    袁方在前屯卫附近的锦安堡建了一座新兵营,这座新兵营能够容纳五千新兵,由周守廉和左辅负责训练他们。

    这天,袁方带着袁福和左良玉来到锦安堡的新兵营,他要看一看周守廉和左辅是怎样训练新兵的。

    来到新兵营,正好碰到他们在进行步兵训练,这天是步兵训练的第一天,周守廉正在整编队伍,新兵营的千总、把总、旗总都是由周守廉指定的教官担任,在训练场上挤满了刚刚来报到的一千新兵,他们三五成群地等待着组建队伍。

    首先是由一名总旗出来挑选十一名新兵,挑选出来的十一人一字排开,让几个教官进行辩验是否有缺陷,然后再让这十一人相互比试力气,从中选出一个队长和二个伍长。

    每个伍长均配发一杆三眼铳,担任火铳手,同时每人还配一把长刀,两个伍长一左一右排在队伍的最前面;

    然后再从八人中选两人为长柄快枪手,这种长柄快枪如果没有了枪头,还可以当棍使用,这两位分别排在两位伍长的后面;

    再选两名手脚麻利的为藤牌手,分别排在长刀手的后面;

    再选两名体格粗狂的为狼筅手,分别排在藤牌手的后面;

    剩下两名为铁钯手,铁钯手还兼任火箭手,因为铁钯手所持的铁钯可用来架设火箭,这两名铁钯手分别排在狼筅手的后面;

    队长充当火兵,顾名思义就是为火器点火的兵,他的位置在两个队列的中间,负责管束这十一人的队伍。

    在战斗中,如果三眼铳放过之后,队列的循序就会发生变化,藤牌为第一层,狼筅为第二层,铁钯为第三层,长刀为第四层,枪棍为第五层。

    每一名旗总统辖十队这样的步兵,每一名把总统辖二总旗,约五百人,千总统辖二名把总,计一千人。

    此外,千总还配有六名旗牌手、二名号铳手、三名门旗手、两名金鼓旗手、五名执五方旗手、五名执号带手、四名角旗手、两名认旗手、八名巡视旗手、十六名吹鼓手、五十名夜不收。

    这些人相当与特种兵,需要分别给予培训。

    各队人员组建完毕之后,进行了半天的走位训练,然后就是细化的按军种训练。

    袁方所看到的并不像后世电视剧所表现的那样,千军万马在一个操场上练习拼杀,而是各个军种集中起来进行训练。

    千总配有三名识字,把总配有二名识字,这个时候识字是最忙碌的,一千多名新兵的档案都要他们进行管理,每一名新兵在进入新兵营的时候就已经造册,每人都有五块号牌,分为一号和五号。

    填写营伍次第的是一号牌,一号牌在进入新兵营的时候是空白的;

    填写年貌籍贯的是二号牌;

    填写疤记武艺的是三号牌;

    填写姓名的是四号牌;

    第五号牌用于抄写队伍清册。

    这些识字负责管理每个新兵的号牌,新的队伍组建完成后,他们就要把每一名新兵的号牌分到所属守备的识字手上,并由这些识字补充填写他们的空白的号牌,最后入档。

    而新组建的旗、队又要根据兵种进行分组训练。

    伍长配备明盔一顶,甲一副,鞓带一条,长刀一把,三眼铳一门,搠杖一根,锡鳖一个,铳套一个,铅子袋一个。药管三十个,备征火药每出三钱,备三百出,另备药六两,共六斤。铅子三百个,火绳五根,每局铅子模一副,椰瓢一个,子药合口配搭。

    这些伍长集中在一个组里进行三眼铳射击训练和接受伍长须知教育。

    还有长柄快枪手、藤牌手、狼筅手、铁钯手都要配备专门的兵器和防具,并集中在一起进行专业训练……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此时的军队的军种已经是非常细化的了,大家各司其职,在战斗中相互配合,正规的明军已经是讲究整体配合,而不是一盘散沙的靠单打独斗的军队。

    袁方在新兵营视察了一天,一天时间是体现不出新兵营训练的貌的,但是,袁方已经很放心把新兵交给周守廉和左辅来训练。

    从锦安堡新兵营回到前屯卫,袁方又接到了王在晋的传令,要他马上去山海关商议大事。

    袁方接到传令便马不停地地往山海关赶去,到了山海关已经是傍晚,他没有回府,而是直接去了王在晋的府邸。

    王在晋在厅堂召见了袁方。

    袁方来到王在晋的府邸,厅堂上没有其他人,只有一个手拿蒲扇的丫鬟站在王在晋的身后为其扇扇子,王在晋一边喝茶一边在看塘报,袁方进来了他也没有抬头。

    袁方没有打扰王在晋,站在一边等候着。

    稍许,王在晋才抬起了头,他微微的笑了笑,对袁方道:“来了,请坐!”

    袁方向王在晋拱手道:“袁方拜见王大人!”

    王在晋再次邀请道:“请坐!请坐!”

    袁方坐下后,王在晋问:“一路辛苦了,还未吃晚饭吧?”

    袁方道:“属下刚刚进城就真奔您这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在晋回身对丫鬟道:“秋香,给袁佥事上茶,顺便拿一份点心来!”

    丫鬟秋香应了一声,便放下蒲扇扭动腰肢走出了厅堂。

    王在晋放下手中的塘报高兴地说道:“袁方,这一次你可真是立了大功了!”

    <sript>();</sript>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rt-acc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