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器搜索《518835d1》,或者《5188三五第一》,就可以看到5188最新章节。    因为萨姆选的地点比较开阔,春少爷经过分析以后认为,我们要冲过去,至少需要十几秒,所以就需要乌干达拖延一会儿时间,省得萨姆发现情况不对之后逃走。

    不夸张地说,以乌干达的实力,和萨姆打十几回合还是没问题的,这期间内我们也足够赶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昨天就定好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怎么都没想到,乌干达压根就没和萨姆打,萨姆只是拿出绳子,他就吓破了胆,冲着两边大叫起来!

    傻子都能看出他在呼救。

    萨姆立刻面色凝重地朝着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再躲已经没意义了,于是我们立刻冲了出去,朝着萨姆奔行而去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围攻,春少爷也是经过计算的,我们和萨姆之间的距离不相等,但是根据个人的脚力不同,确保最终可以同时到达!

    我们现在最希望的,就是萨姆看到周围有人出来以后并不放在心上,这么点人或许不会被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他显然是认识南王和春少爷的,看到这两人后,当即瞪大眼睛,显得极其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看了看其他人。

    萨姆毫不犹豫,乌干达也不要了,调头就跑!

    还是朝着我这个方向跑的。

    抓到萨姆一次不容易,这肯定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不能就这么轻易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只要撑上个十几秒,南王他们就能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拔出饮血刀来,准备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萨姆!

    萨姆当然认识我了,上次还跟我聊过天,劝我加入战斧,被我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我甚至怀疑,萨姆就是观察过一圈后,发现我最好惹,所以才选择我这里当突破口。

    来吧,我不怕你!

    我握紧了饮血刀,龇牙咧嘴地看着萨姆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,快让开!”南王冲我大吼。

    “张龙,快让开!”红花娘娘也冲我吼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一下,赶紧朝着旁边躲去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风响,一道寒风从我身边掠过,萨姆冲我诡异一笑,窜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咚”的一声,我一屁股坐倒在地,呼哧呼哧地喘着气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南王、春少爷、红花娘娘等人也赶到了,纷纷问我怎样,我摇摇头,意思没事。

    等众人再抬头时,萨姆已经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就怕发生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萨姆的实力本来就强,脚力也在我们之上,所以春少爷才布下天罗地网,结果因为乌干达的提前暴露,还是让他跑了。

    吊出萨姆一次不容易,就这么让他跑了,众人确实有点无奈,各个眉头紧皱、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更是暴躁,猛地回头,“噔噔噔”朝着乌干达奔去。

    乌干达刚才被萨姆吓得够呛,也是坐在地上喘气,一张脸惨白如纸。

    看他这样,就知道他即便没有提前暴露,真打起来他也没有战斗力了,根本就派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这人一朝被蛇咬、十年怕井绳,即便我们昨天已经给他鼓好了气,但他看到萨姆的一瞬间还是前功尽弃,彻底沦为了一个废物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不管这个,指着乌干达的鼻子就骂了起来,骂得还很难听,什么窝囊废、懦夫男,全出来了,我还是第一次见红花娘娘这么暴躁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如果在女人面前失去了雄风,真的就等同于一个废物了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骂得实在太难听了,麦渊都惊出一身冷汗,而且根本不敢翻译。

    但就算是不翻译,乌干达也能看出来红花娘娘是在骂他,只能低着头不说话,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另外几个长老却不愿意了,他们也听不懂,但能看出红花娘娘是在责怪乌干达,纷纷冲着红花娘娘叽里咕噜起来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一样听不懂他们的话,但能猜出他们在为乌干达狡辩,顿时火更大了,指着乌干达说:“看看你们首领这窝囊样子,你们还给他说话干什么?他连你们族人都保护不了,还有什么资格当首领啊!”

    他们彼此都听不懂对方说话,还是互相叭叭叭说个没完,无论谁劝红花娘娘,都会被她一顿臭骂,南王和春少爷都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乌干达突然问了麦渊一句什么,麦渊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,几个长老顿时更愤怒了,一个个咬牙切齿,竟然朝着红花娘娘扑了上去,显然是终于知道红花娘娘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有南王和春少爷这两个护花使者呢,怎么可能会让红花娘娘受伤害啊,当即一个使拳,一个使剑,立刻将那几名长老逼退。

    ——这里毕竟是凤凰山,太阳部落就在不远处,双方还是合作关系,没必要闹得太僵,逼退就好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不知好歹,还是朝着红花娘娘扑去,就在这时,乌干达突然一声大吼,几个长老顿时都住手了,但还是怒气冲冲地看着红花娘娘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说道:“看我干什么,难道不是你们首领的错?他有资格做你们首领么?”

    麦渊又如实地翻译给乌干达后,几个长老再次怒火中烧,但是乌干达什么都没有说,转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几个长老也没办法,只好跟着乌干达离开。

    我们一起回到部落,小野、赵虎等人已经等待多时,看到我们回来,立刻围了上来,叽叽喳喳、叽里呱啦地问着。乌干达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默默回到了自己屋子,剩下一群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的气还是没消,不断大声讲着乌干达的坏话,说这次都是因为他才失败了的,我和南王等人都吓坏了,生怕野人部落群起而攻之。

    但好像乌干达已经下了命令,没有人和红花娘娘吵架。

    一直到天色暗下来,红花娘娘才渐渐消停了。

    围捕萨姆的计划宣告失败,但是这事并没结束,我们就是为萨姆而来的,如果不能除掉萨姆,我们没法向魏老交差,太阳部落也永无宁日。南王和几个长老商量,想把乌干达再请出来,说说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但是乌干达已经不出来了,怎么请也不肯出来,南王和春少爷轮番去叫,一样请不出来。

    红花娘娘又发了火,一通砸门,说了不少的难听话,但是乌干达依旧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没辙了,这是真没辙了。

    麦渊也劝大家,说算了,让首领休息下吧。

    大家这才纷纷散去。

    但到了第二天,乌干达还是不肯出来,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面,所有人都不肯见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,就算暂时不说萨姆的事,大家的食物也还没有着落。麦渊是a级改造人,实力非常强劲,在部落中的地位很高,可以说仅次于乌干达之下。

    麦渊好歹是做过“蒙王”的人,还是有领导力的,先制定出了捕猎计划,即二十个人为一组,分头去外打猎。

    二十个人就算不是萨姆的对手,也不会随随便便被萨姆屠杀的。但这有个劣势,野兽比人敏感的多,人类成群结队出现时,它们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,所以只能抓些野兔、野鸡之类的小物,但是总比饿肚子强。

    一连几天,部落都是这么干的,带回来的只有体积小的野味。

    至于萨姆,没有再遇见过。

    短时间内想再把萨姆吊出来,似乎已经不可能了,萨姆负责整个东亚,绝不是个傻瓜,不会再给我们第二次机会。但他显然没走,据出去的野人说,偶尔能看到生火的痕迹,显然是萨姆在烤东西吃,还有其他的一些脚印等等,都能说明萨姆还在附近晃悠。

    萨姆一日不除,所有人都人心惶惶!

    我们真心想和乌干达谈谈接下来该怎么办,但是乌干达已经连续几天不出门了,食物都得从门缝底下塞进去。

    南王等人试了很多次努力,但是乌干达都不肯出来,几天之后红花娘娘都消气了,站在门口心平气和地劝他,让他出来谈谈,失败一次没事,以后努力就可以了,但乌干达始终没有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这就没办法了,真是没办法了,看样子乌干达是真不肯出来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,红花娘娘狠狠踹了一脚木门,骂道:“乌干达,你真让我失望,别说做首领了,连个男人都不配做!”

    乌干达不出来,我们只能和麦渊商量,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必须主动出击、除掉萨姆。南王提出的建议是,我们两人为一组,到山中去搜寻,如果有萨姆的踪迹,立刻放出信号弹,召唤其他人支援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山中没有信号,所以南王进山时特意带了些信号弹,无论白天还是晚上,都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这个法子实在铤而走险,放出信号弹的同时,除了吸引大家前来,还会引起萨姆的注意。但是没有办法,这是唯一的计划了,春少爷也没反对,于是就一致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队伍,算是名副其实的敢死队了。

    那么这样的敢死队,有谁敢加入呢?

    我们几个肯定都没问题,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萨姆,这次赵虎也报了名。麦渊和小野也主动去,但是除了他俩以外,太阳部落再无人响应了,连乌干达都闭门不出,怎么指望其他人呢?

    即便如此,由南王和春少爷牵头,我们这支敢死队还是成立起来了,因为我们已经走投无路,除了硬刚,还是硬刚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rt-acc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