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器搜索《书剑盛唐35d1》,或者《书剑盛唐三五第一》,就可以看到书剑盛唐最新章节。    三人上前来,长孙无忌冷笑着看两人一眼,朝李世民抱手道:“陛下,臣把他们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李绩还是好的,不怎么慌忙,李道宗有前科的,这会态度非常恭敬,施礼道:“陛下,臣不能约束部下,坏了陛下的英明,臣有罪。”

    李绩也称有罪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见状,眼中得意更甚。

    不等长孙无忌落井下石,李诚抱手道:“陛下,城初破,将士戾气未散,二位将军统筹局,局部有所乱乃常态也,不应以罪论之。”

    按说李绩和李道宗会表现出感激的神态,但是这二位听了李诚的话,却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李道宗余光看过来的时候,眼神里充满了费解。

    都是老成精的人物,当然不会不明白长孙无忌的做法背后的含义,既然如此,李诚的话就意味深长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是面不改色,淡淡道:“自成所言极是,是朕来的早了,二位爱卿无碍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长孙无忌脸色微微一变,随即又恢复常态。

    李诚倒是没想到李世民居然真的就开口给自己背书了,一下就把李诚变成了自己的代言人,官方认定的那种。

    所以说,跟这些人打交道,真的心累啊。

    这李二,真是够了!本来李诚的举动,很容易被人理解为说情,李世民沉默或者搁置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偏偏他立刻就认可了李诚的说法,这一下被误会成李诚在配合李世民演戏。

    李诚面无表情的后退一步,心里暗暗盘算,这一拨不亏不赚的样子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判断,元音是长孙无忌被李世民误导之后,会对李诚产生一种“未来的威胁”的认知。

    其实李诚也无所谓了,虱子多了不怕痒,也不差长孙无忌一个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也算是被李世民不大不小的坑了一下,皇帝到底是怎么想的,李诚现在也不关心了。

    二李躬身谢恩,李诚站一边冷眼旁观,他们心里又是怎么理解的呢?

    这个也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人心最简单,人心最复杂。

    在朝中一贯不拉帮结派的李诚,还真的不在乎他们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本来关系就没多好,说起来就是利益关系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李绩和李道宗肯定不会怨恨李诚,长孙无忌今后对李诚肯定有多猜忌。

    未来的打压什么的,几乎是可以预见的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老谋深算,可以说是李世民最信任的臣子。

    不然死后也不会让长孙无忌领衔辅政太子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可能性,就是李世民现在就开始考虑平衡的事情了,为太子登基做铺垫。

    如果从这个可能性去看李世民的反应,可以得出另外一个结论,李世民因为刚才的事情,对长孙无忌心存芥蒂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这次是李世民亲征!军纪出了问题,这笔账李世民也要连带责任的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长孙无忌不是不懂,只不过他应该是习惯了过去那种与皇帝相处的模式,哪种模式呢?

    就是长孙皇后还在那会!尽管长孙无忌一直在改变,但很多习惯是很难改掉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已经进入了暮年期,这时候的皇帝往往最为多疑。

    “走,四处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也没在继续废话的意思,一行人也不骑马,步行在往前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劝了一句,“陛下安危重于泰山”,李世民很不给他面子的回一句,“平辽侯勇冠三军,有他在侧,朕自无忧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目瞪口呆,这是要给李诚封侯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诚也呆住了,这“惊喜”来的有点突然,结合之前的事,有点惊吓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爵位一封,李诚真的就是长安权贵之中最年轻的侯爷了。

    这风头之盛,无人能出起左右。

    看起来这是好事,但仔细一琢磨,多少眼珠子都红了。

    众矢之的啊这是!李诚还没法推辞,那样是对皇帝的不信任和不尊重。

    “怎么,自成还不谢恩?”

    李世民看着李诚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李诚一脸的苦涩,李世民把脸一沉:“怎么,自成对朕不满耶?”

    李诚挤出笑容,躬身施礼道:“臣谢恩!”

    李世民这才笑了笑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等人看着李诚的眼神都不对了,这才多大的年纪,平辽侯这个封号,意味着李世民把高句丽的灭国首功安在李诚的头上了,跑都跑不掉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陛下,城初破,多有乱,臣请安排戒备!”

    李诚拦住李世民,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李绩在一旁开口道:“自成还是留在陛下身边为妥,戒备之事,绩处之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微微皱眉道:“陛下,还是让臣去吧。”

    意外的是,李道宗一言不发,李诚稍稍琢磨便明白了他的心思,这货有案底啊。

    这都城里头住的都是高句丽的权贵,戒备也好,安抚军纪也罢,都是肥差。

    李道宗贪财不假,但是这事情就不敢去争,他怕李世民误会。

    问题是,李诚和李绩的本意是想离皇帝远点,呆在皇帝身边总有不自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呢?

    他则是怀疑,这俩是想去捞钱。

    这一下误会下来,可谓是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李诚很快就反应过来了,想想还是后退一步,没去争了。

    李绩稍稍迟疑了一下道:“城中杂事诸多,臣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李道宗这会也开口道:“臣也该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这俩其实都没毛病,有毛病是的长孙无忌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,这么大一个城市打下来,收尾的事情其实很多,还有零星抵抗就不提了。

    单说城里的仓库、衙门的接收,就是忙不完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不怎么李诚有机会给长孙无忌挖坑呢?

    这厮太操切了,要打压二李,也该等局面稳定了,而不是看见士兵在劫掠就借题发挥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的本意是简单的敲打一下就好了,还可以打着为皇帝名声的好的旗号做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李诚这家伙坏的很,在背后给他挖坑。

    到现在长孙无忌还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是皇帝和李诚之间有默契。

    李诚和皇帝的关系,长孙无忌一直都看的不太明白,尤其是李世民对李诚有点无条件信任,这让长孙无忌多少有点吃味。

    这会李诚都封侯了,长孙无忌对李诚的忌惮又加深一分。天才一秒记住三五第一小说网rt-acce.com